您的搜索结果

Cremona的传奇故事——不止一次的封城经历

by viola on 5月 8, 2020
Cremona的传奇故事——不止一次的封城经历
评论:0

作为这次疫情重灾区的克雷莫纳

不久前每天充斥着救护车的声音,

但事实上,

这座小城曾经充盈着世界上最美妙的弦乐声。

   🎼🎼🎼

克雷莫纳

克雷莫纳(Cremona)位于意大利北部,是伦巴底(Lombardia)平原上的一个小城,城外有波河顺流而过,距离米兰只有1个半小时的车程。

它建城于公元前 218年,属于当时罗马帝国的军事前哨站,虽因地势险峻而以军事国防为重心,但也具有商业及交通上的重要性。7世纪由伦巴底人重建,先后又历经米兰人、西班牙人及奥地利人的统治,直至19世纪意大利统一。

自古以来,因其水路发达,又与威尼斯有着相当密切的发展关系,使得这座小城人文艺术鼎盛,并因执着与音乐的传统,让克雷莫纳以“小提琴之乡”闻名于世,为世界输出着声誉与价值最高的提琴和精良的弦乐器。“克雷莫纳提琴业”也被选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五大琴匠家族

奠定克雷莫纳在世界提琴业举足轻重地位的,要从18世纪的五大琴匠家族说起。所谓五大家族,是指阿玛蒂(Amati)、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瓜内里(Guarneri)、鲁杰利(Ruggeri)和白贡齐(Bergonzi)5个琴匠世家。

现代小提琴出现于16世纪的欧洲,正是安德烈·阿玛蒂(Andrea Amati)确立了今日通用的大中小提琴的形状与制作工艺,被奉为“小提琴鼻祖”,他的子孙尼可洛·阿玛蒂则带出了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Antonio Stradivari)、安德烈·瓜内里(Andrea Guarneri)、弗朗切斯科·鲁杰利(Francesco Ruggeri)3名高徒,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又是卡罗·白贡齐(Carlo Bergonzi)的师傅。这些熠熠生辉的大师,在当年不是师徒,就是同门师兄弟,是可以和李白杜甫互相倾慕比肩的佳话。

2011年,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Antonio Stradivari)于1721年制作的小提琴“勃朗特夫人”(Lady Blunt)以980万英镑成交,成为当时史上最贵乐器。这把小提琴重约400克,折合约每克40000美元,钻石均价则约每克50000美元,真的可以说是贵重堪比钻石。天价提琴的背后往往有一串引人入胜的收藏史,皆因造工精致、音色精美的小提琴,历来就是王公贵族与演奏名家的追捧对象。“勃朗特夫人”曾属于英国大诗人拜伦之孙女安妮·勃朗特,因此声名赫赫。

制琴

在这个仅有七万人口的小城内,有着超多200家弦乐器制造工坊,将最古老的制作工艺延续至今。迎来了世界各地的音乐名流、学子和爱好者千里迢迢的到访。

更有甚,当地的制琴协会明确规定每把琴必须由手工完成,每把小提琴的最低制作时间不得少于220小时,每年制琴的数量不得超过15把,琴身所用的木材必须是在云杉、枫木和乌木中选择。

整个制作过程或者至少是最后的阶段必须是在克雷莫纳的工作室中完成。

这些无不彰显了克雷莫纳对造琴的严苛追求和顶级的水准。

不一样的封城故事

在2019年1月,克雷莫纳也近乎经历了一次封城,历时5个礼拜,不同于疫情封城这样不好的起因,上一次的封城是为了“记录琴声”

在提琴博物馆里,收藏了很多斯特拉瓦迪等大师制造的提琴,这些琴都有着至少400年的历史,它们迟早有一天会坏掉或者再发不出声音,在本地人的讲法里,它们会沉睡过去

为了在这些提琴睡前记录下它们的声音,好让我们的后代子孙也能够听见这些绝世名琴的声音,克雷莫纳有关部门费尽心思,试了各种方式去弹奏这些名琴,并决定用数字方式记录下这些不同声音,储存起来,未来再用电子系统将这些单独的声音重新合奏出曲子。

于是,克雷莫纳为了这件事情准备了很长时间,制造了一个特殊的录音环境——在一个特殊的音乐厅中安置了32个超敏感麦克风,并请来了两位小提琴家,一位中提琴家,一位大提琴家来演奏四把琴,录音耗时一周六天每天8小时足足5周。几乎整个城市在录音时间都要停顿下来,因为这些超敏感的麦克风,会感应到地上传来的震动,连音乐厅内的电灯泡都需要拔掉电源,以免不必要的震动。之前纽约时报做过一个报道,这个音乐厅附近的咖啡店的一个店员,擦桌子把咖啡杯碰到了地上,这时候,看到此情景,全部人目瞪口呆,但知道是录音时间,都不敢作声,甚至还引来了看守在门口的警察。录音师在音乐厅里察觉到杯子摔到地上的声音,录音过程便为此中断。

就这样,整座城市很配合地封锁起来,五个星期,为了把那四把名琴的声音流传下来。

🎻end🎻

发表评论

  • € 0 to € 1,500,000

    其他设施
  • 分享到

  • 近期文章

房源对比